委托收款书范本(公司委托收款书怎么样写)

每一个内心强大的人都会经历一些曲折和磨难,一段让人大彻大悟的经历、一段让人撕心裂肺的感情、一段让人惊心动魄的故事,甚至是一个把自己逼入绝境最后又重生的脱变过程。一个拥有强大内心的人,并非是强势的唑唑逼人,相反他可能是微笑的、温柔的、耐心的、韧性的,不紧不慢地、沉着而淡定的。

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当你知道疑虑与迷惑时,并不悲哀,而当你不知道疑虑和迷惑时,才是最悲哀的。

认清自己、了解自己,掌控自己、改变自己...你才能改变别人!人不是天生就坏的,只是沾染的不良风气而已,每个人多少都有点不良习气、只是深浅不一罢了。

被法院以实控人起诉之后,内心慌乱、崇尚自由和独立的德德已无法在毫无安全感的家里待上一时半刻,“无家可归”的德德从起点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10年前当初他创业初期租房子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暂时安身。

或许是这里有他创业的兴奋和记忆、有他太多珍贵的点点滴滴,或许是熟悉的地方能带来自我救赎的安全感和幸运感,总之德德回来了、赤裸裸的回来了。


钱不是万能的,钱也不是救命灵药,但是钱能带给人安全感、带给人自信与底气


此时对钱极度渴望的德德和10年前创业初期时候的赚钱欲望一样,创业初期对赚钱极度饥渴让德德以百倍的努力寻找各种机遇和赚钱机会,而现在对钱渴望仅仅是满足堕落时的那一丝快感,赚钱强烈渴望和感觉虽然没有改变,但赚钱的目的和心态已经悄悄转变......

回到创业初期租房的小区,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门口热闹的海鲜大排档早已经销声匿迹,路边一排等客的蓝牌车也已经被运管追的不见踪影,斑驳的小区外墙下多了几个新开通的公交站台,熙熙攘攘的马路上路人快节奏的匆匆而行,干净的道路在郁郁葱葱的绿植映衬下繁荣与安详。

鹏城的夜晚是皎洁、美丽而令人神往的,魅力四射又大气磅礴的夜景是多少人对鹏城魂牵梦绕的回忆

坐在金龙玉凤最大包厢的德德一如既往地宣泄着他那堕落的情绪,蒋娇走后的一段时间,德德都没有再找过一个女伴,德德的冷漠和无情、装聋作哑的态度让迎宾妹妹和齐小姐那些有过“露水情缘”的人识趣的离开了这个场所、不知所踪。

叶平变着法儿物色和挑选的德德喜欢的那一类型的美丽女孩都被德德无情地拒绝了,或许是德德的“口味”变了,或许是心态变了,又或许是“这一类型的天花板”整容蒋娇走后对审美的彻底疲劳和厌倦...

孤单又不愿孤寂地在房间坐不住的德德站在了厢房门外,调侃着一个又一个匆忙而过的“公主”和服务员,一身紧身黑衣,裤腰挂着叽叽喳喳对讲机、结实彪悍的KTV“内保”阿黑被德德拉进房间喝酒,阿黑是内蒙古人,长得高高大大、全身都是结实彪悍的肌肉。

德德车每天晚上都是停在大门口阶梯边,一来二往和阿黑相互认识。有一次德德车被人碰了后那人准备想溜、正好被阿黑看到了,阿黑叫人拦住那车并亲自上来告诉德德、没想到那个司机酒后口出狂言,不但不承认还满口粗话的从后备箱拿出棒球棍想动手打德德。

千钧一发之际

阿黑冲上前去扭住他手、三拳两脚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当晚、阿黑担心那人找人报复德德,直接派了4个人整晚跟着德德。

德德在房间喝酒,他们四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就站在门口;德德出去大厅看节目,他们就在后面一言不语地跟着,不说话也不笑;连德德上公用洗手间他们都并排站在尿池的后面,久尿不出的德德转身让他们去门口得到的答复都是“大哥交待了寸步不离”

,吓的公用洗手间洗手台递毛巾的以为哪个道上大哥来了,连小费都不敢收。

嘻嘻哈哈的德德和阿黑在厢房喝起了酒、聊起了天,阿黑的酒量也真是惊人。不一会3桶啤酒便已经见底,房间无他人可安排下德德起身出去叫服务员拿酒,开门的刹那德德竟然发现斜对面厢房进去的客人竟然是欠德德账单玩失踪的裴总。

借着酒劲的德德二话没说冲入对面厢房、厢房里面坐了5个男人和6个小姐,看到冲进来的德德裴总先是一愣、然后故作镇静的拖着德德向他的朋友们介绍,不耐烦的德德也没有给他面子,当着大家的面直接问他为什么成天不接电话、玩失踪?倍感尴尬的裴总拉着德德示意出外面说,借着酒劲的德德对着麦克风叫嚷道“你成天不接电话怎么没想过尴尬,你不尊重我、我怎么尊重你”?

撕破脸的裴总也是破罐子破摔那种,就一句话“没钱”!

急躁的德德当场和他在房间里吵了起来

裴总的朋友也起身数落着德德,吵架声惊动了还在厢房的阿黑,当阿黑冲进房间里面时,裴总的其中一个朋友和阿黑认识走过去和阿黑点头哈腰的握手。德德也不知道阿黑和他说了什么,和阿黑说完话的裴总朋友在裴总耳边嘀咕了几句话后,裴总便歉意地来到德德面前,握着德德的手说着自己的难处和道歉的话让德德原谅,并从沙发上面的公文包里拿出二沓美元现钞对着德德说道“这里是2万元美金、也是今天客户那里刚刚收到的款,先给你,还剩下大约20万左右60天内付清给您”

看到现钱的德德气早已经消了大半,乐呵乐呵地握着裴总手也致以刚刚冲动冒犯的歉意。

回到房间的德德拆开其中一沓美金从中抽出了六张递给了阿黑,阿黑笑了笑大方的接过后放在了台面上用打火机顺手压着看着德德说道“他怎么会欠你钱”

?德德伸出两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欠钱的多了,他只是其中一个,都是欠我的货款,家里一堆应收账单和欠条”

一堆应收账单??一堆欠条???

脑海闪过一堆账单和欠条的德德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2沓美金现钞,突然若有所悟地想阿黑这么轻松就帮我把钱要回来了,我何不问一下阿黑能不能帮我收款,追回来分成给他就好了...德德拉着阿黑的手说着感谢的话,然后单刀直入的问道“阿黑、我手中还有一些客户欠款,分成给你能不能帮我收”

?阿黑靠在沙发上伸了伸懒腰

“我大哥就是专门帮人收账的,我介绍你们认识”

得到德德的点头后,阿黑当场打了一个电话

不到半个钟头,6个全身黑衣黑裤、花臂纹身身材魁梧的大汉跟着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健硕、穿着西装商人模样的人走进房间来,阿黑赶紧起身弯腰大声的叫着“大哥”。商人模样的大哥大方伸出右手微笑和德德握手点头致意...

此人便是阿黑的大哥,名叫“武当”,武当坐下沙发的时候,6个身材魁梧的跟班齐刷刷地统一坐下,武当站起身脱西装的时候、6个跟班也齐刷刷的跟着站起身,德德看着这阵势怎么有点像电影情节一样,是不是在哪里培训过啊?怎么做什么都这么统一、有规有矩的?

武当说话直来直去的和德德了解了一些情况后

德德答应明天晚上给他们一个200多万人民币欠款的客户详细资料和公司地址以及该客户欠款的所有单据复印件交给阿黑,并按照武当的要求德德亲手写了一份委托收款书和该客户欠款金额的股权合同

当德德听到武当说按照收回款项的4、6分成时,有点惊讶又有点担忧资金安全下,武当似乎看出了德德的疑虑之处,武当告诉德德他们只是负责去谈判和追款,“不碰钱”!按规矩钱是打到德德账上后再按约定分成给他们,消除疑虑的德德舒心的和武当碰了碰杯。

当武当看到台上打火机压着的美金时,阿黑迅速低头在武当耳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情况后的武当拿起台上的美金现钞递给德德“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这钱不应该拿”,德德尴尬的看着武当又看着阿黑,武当对着德德晃了晃手中美钞“呐...不是应该拿的我们坚决不拿”。说完事情的武当也没有再闲坐,直接起身告辞,阿黑也跟着离开了厢房

拿着武当还回来的美金现钞,德德心里感慨万千,第一次和武当打交道、社会人真讲信用和道德啊。

德德如约把所有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了阿黑后第二天便接到了武当的电话,要求德德亲自带他们去一次客户所在的工厂,当德德带着武当和后面三部面包车上几十位青年浩浩荡荡开到客户工厂楼下时,平时厂房门口诸多阻碍的保安也都惊恐的离开了大门的岗位。

武当带着一个看起来机智聪慧的青年跟着德德上了工厂楼上的办公区,在办公区内前台和董事长办公室门外秘书无一例外的看到武当后都选择了规避,直抵董事长办公室的德德没想到以前每次过来都被层层阻碍和敷衍,今天竟然如此轻松就入了董事长办公室。

门外秘书跟进来后在董事长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董事长掀开了百叶窗帘低头看了看楼下的面包车和一众正在抽烟的人后眉头紧锁的朝德德走了过来...

“受大环境影响,现在外面资金确实回不来,工厂现在的生产都已经严重受到影响”

首先开口的董事长对着面前的德德和武当说道,正欲开口的德德被武当挥手制止了,然后对着德德说

“你可以先回去了,我会和董事长聊,有什么电话沟通”

德德就这样被撵出了办公室,回去的路上一路纠结不已的德德有点后悔委托武当他们去收款了,因为德德最怕的就是做不受自己掌控的事情,一种不祥的预感和不安感袭来......

在家里忐忑地等了三天的消息后,德德接到了武当小弟的电话

武当让德德下午3点准时赶去湖景大厦的地下停车场,不敢一个人前去的德德纠结了很长时间后还是决定孤身前往。德德叫了一个朋友送德德前去并和朋友约定,如果一个小时候打德德的电话没有接就马上报警,看着有点恐慌又如此认真说话的德德,朋友以为遇到了什么大事,赶忙拿起电话对着德德说道“要不现在就报警吧”

第一次从停车场入口一路走到地下负二层车库

刚刚来到负二层的德德远远就看到了那个客户的黑色奥迪轿车停在了停车场角落那扇门的门口,推门而入的德德看到里面办公室里杂乱不堪,几个黑衣人在办公室角落里嘿嘿嘿的击打着挂着的沙包。

不寒而栗的德德推开了办公室里面的另一扇门,武当坐在里面沙发上笑着向德德招了招手,德德忐忑的落座后听着武当在那里述说着这几天来他们如何如何辛苦,如何如何日夜不眠的帮德德做事...

刚刚还笑容满面的武当脸阴沉了下来

自言自语说道,抵押了一部车、还值20万人民币,车我们是坚决不要的,给你。按协议你六我四,你给我八万人民币现金,车你开走吧。

武当边说边让旁边的小弟把行驶证、车本和车钥匙丢在了德德面前的台上,还没有等德德说话另一个小弟已经拿着POS机递了过来、进退两难的德德违心的掏出钱包取出银行卡看着对方输入的八万人民币数字战战栗栗的按下了密码。

德德拿起车本和行驶证、车钥匙准备要起身离去,武当又接着说道“另外通知你一下,一共230万人民币的货款,你六我四的股权我们有92万人民币的债权,抵押车那天你客户另外支付了40万人民币现金,我们一帮人要吃饭、我就先用了。后面再回款的时候92万人民币之外的就会一分不少地支付给你”


德德此时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任由人宰割了

之后...没有之后了,这个客户已经彻底得罪和决裂,武当这边也没有能力和办法去争取和掌控,自己惹得一声骚只能自己慢慢。230万人民币的应收货款,倒贴八万人民币现金才换回一台毫无价值的二手汽车。

这能怪谁?这又能怪谁?陷阱和圈套往往就在别人施舍的一点点甜头和自己内心的一丝丝贪欲下......


握在手里的幸福应该是简单而透明的,一次经验的荆棘抵得上忠告的茫茫荒原...决定我们一生的,并不是我们沾沾自喜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上一篇 2022-06-19 18:52:48
下一篇 2022-06-19 18:54: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